芦荟

瞎写的,冷坑爱好者

瞎写的我也不知道想表达啥

假设是第三次冲击后的世界变成了另一种发展架空方向(理解为树的枝干长出了分叉,而世界往这个奇怪的分叉口发展)
Eva不存在的世界,使徒只剩下了渚薰的世界,失去了全部记忆后只知道自己是使徒,努力模仿人类的情感生存下来。再次遇见真嗣时,在钢琴房,随身听里放着古典音乐,耳机坏了只能外放。
“我是为了与你相遇才诞生于世的。”渚薰又一次说出这句话。
渚薰模仿人类的感情去感知真嗣的爱,而真嗣缺少了被爱的反馈回应机能,渚薰填补上了这一空缺,在没有Eva没有第n次冲击的世界活着,并且互相从对方身上寻求爱。

我要开始吹ccc剧情了,咕哒真的是善良的好孩子,莉莉丝真可爱!
整个剧情有一点类似于未来日记里女主穿越到二周目拯救男主,一开始的莉莉丝只是被扔在角落的弱小玩偶,然后与孤身一人来到电子海的咕哒定下契约一路解开谜团,到最后在一周目的失败而选择不惜自毁灵基跳跃到之前的时间去拯救咕哒,二周目的莉莉丝并没有那么坦率和直白但是意外的可爱,到最后那句“谢谢你注意到了本该被忽视的玻璃碎片”,还有“少女的恋情要自己守护”四舍五入一下就是和咕哒告白了!还有崔斯坦卿最后将莉莉丝拖出两个人一起消失,bb将莉莉丝记为异常存在而使她有可能作为从者被再次召唤(虽然之前在电子海的记忆是没有了,不过咕哒还等待并心怀希望再次出现)
当莉莉丝再次出现在迦勒底的时候,咕哒大概会说一句“好久不见”吧
真让人感动😭这个剧情太骗氪了(反正我已经没钱接莉莉丝回我的迦勒底了)

她刚想说什么,脑海里浮现的只有那一滩倒在楼梯口的洗发水,可能是前几天毕业的那一波人撞翻在那里的,并没有人去收拾,只留下一道明显的白印子,刚刚经过的那个人,耳机里似乎播放着曾经午睡后播放的英文歌,旁边蓝色尾羽的鸟驻足片刻,然后又飞走了。蓝色的尾羽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她记得很清楚。
西线无战事。她说。

讲一个故事吧
灰姑娘最后终于在仙女教母的帮助下参加了王子的舞会。在十二点离开舞会现场时,灰姑娘遗落的水晶鞋被王子捡到,王子凭借着水晶鞋最后又找回了灰姑娘,灰姑娘成为了这个国家的王后。
故事才刚刚开始,在王后成婚那天,仙女教母在婚礼现场突然出现,因为王后忘记了邀请仙女参加婚礼,仙女将一面魔镜交给了王后。当王后照这面镜子时,一个声音突然响起:“天哪,您一定是世上最美丽的女人。”
一开始,王后并没有在意这面镜子说的话,但是每当王后清晨梳妆时,那面镜子便开始用最为华丽的语言夸赞王后的美貌,久而久之,王后也变得对自己的美异常执着,为了使自己的美貌永远保留下去,她开始从各地找来巫师研究永葆青春的秘方。
王子之前曾经和另一个国家的公主结过婚,他们有一个美丽的女儿,名字叫做白雪,当白雪九岁时,王将她接来了城堡,而王后发现自己被欺骗了,当初的王子,现在的王,真正爱着的只是她所有和那个公主有着相似之处的地方,而王对白雪的宠爱,甚至宣布将白雪立为王储,也是由于对那位公主的思念。发现了这一切之后,王后开始变得善妒,当她再次询问魔镜时,魔镜说:“永葆青春的方法,就是白雪的心脏。”
王后计划了一次狩猎,派猎人在丛林中将白雪的心脏挖出交给那些巫师,而猎人,当他向白雪的心脏挥下斧头时,白雪说:“和我走吧,我知道怎样打败王后。”于是,他们找到了七个小矮人,公主与七个小矮人之间曾经有过一段不解之源,小矮人看到了当年公主的信物,决定保护白雪,白雪在小矮人们的保护下来到了另一个国家,在那里她和那里的王子相爱,王子派兵帮助白雪一路杀到了王后的城堡,最终主教宣判了王后为魔女,将王后施以火刑,当白雪进入王后的寝室时,被那面魔镜情不自禁的吸引了,忍不住照了那面镜子,从镜中传来了熟悉的话“您真是这世上最美的女人。”故事的循环又一次展开,那面魔镜到了最后变成了诅咒,只要女人照了她,就会发现自己的美丽,从而变得为了自己的美丽而不惜一切代价,魔镜也用各种花言巧语去蛊惑每一任主人。
而那位仙女也发现因为自己的一时恼怒,事态已经发展到了无法挽回的程度,那面镜子的魔力已经失去了控制,出于懊悔的心情,她将镜子砸碎,这个故事就这样草草迎来了完结。

诞生之时已至,其为修正万物之人
加冕之时已至,其为始动一切之人
诀别之时已至……其为放手世界之人

#万圣节##鲸组#


糖的滋味是什么?
Ice对于糖的记忆可以追溯到很久以前,Dan从很遥远的地方带来的薄荷糖,含在嘴里感觉像含着一块冰,舌头有点麻——并不是甜的。
再也不想吃糖了,当时 Ice在心里默默发下了这个带着孩子气的誓言。
今天似乎是万圣节,街上的孩子穿着各种奇怪的衣服,打扮成巫婆或者怪物,兴冲冲地跑到每家每户挨个敲门。
Trick or treat!当门被打开,孩子们异口同声喊到。通常,人们面对这样简单而容易满足的要求是不会忍心拒绝的,于是他们得到了一大把糖果,快乐的笑声仿佛化作鸟儿在街上回荡。
Ice在街上孤零零站着,他 裹紧了外套,这个季节的天已经很冷了。风从衣服缝隙里钻入,如同刀锋划过皮肤。在某一个瞬间,他产生了一种错觉,自己和Dan, Fin,还有Norway,ym也和这些无忧无虑的孩子一起,大笑着跑遍每一条街道,从屋子主人手里接过一大把糖果,从中挑了一颗剥开糖纸含在嘴里——味道有点甜,又透着一股酸味,也许是柠檬糖。
"才不是羡慕。" Ice小声的说,一旁的帕芬似乎也没听见这句话。
又不是小孩子了…才不需要。
"Ice~"
正当Ice一个人独自纠结时,从他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Norway"面对这个经常逼迫自己喊他为哥哥的人,Ice心里莫名对他有些抗拒。
今天的Norway,和那些孩子一样,打扮成了巫师。真是不明白,作为哥哥这家伙在想些什么 , Ice心里这样想着。
"给你,作为哥哥满足弟弟的愿望。" Norway递过一罐糖果,是柠檬味的。
"又不是小孩子了…幼稚。"Ice的脸突然涨的通红。
不过…似乎感觉并不坏嘛。
从各种意义上来说,愿望都得到了满足。

【金钱组】校园十题

原本是发在aph段子墙上的
在lof上再发一遍
全程傻白甜,ooc有,阅读愉快



1.王耀是某大学高材生,阿尔弗雷德•F•琼斯是来中国学习的交换生
2.第一次见面是在学校食堂,愚蠢的hero先生刚好忘了带饭卡,出于人道主义和关爱国际友人,一旁排队的王耀把饭卡借给他刷了 。
后来王耀去食堂查了一下当天消费记录倒吸一口冷气。
美国小伙儿真是食量惊人
3.“这么巧啊hero居然和你分在一个宿舍。”Alf拖着大大的行李箱朝王耀露出一个灿烂的美式微笑。
“那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阿尔弗雷德•F•琼斯。”
“我叫王耀。”礼尚往来,王耀也报出了自己的姓名。
“那么…上次刷我饭卡的事,我们来好好聊聊吧,琼斯先生。”
4.还钱的事情最后不了了之。
“耀,为什么你们中国人不容易发胖,有没有什么食疗的方法?”相处时间久了Alf称呼王耀为耀,理由是中国名字太难读了,后者表示英文也很难读于是喊他二肥。
“喝茶。”王耀心中腹诽天天吃那么多高卡路里快餐肥死你丫的,但还是去烧热水沏了一杯绿茶。”
“茶好苦,还是可乐好喝。”Alf将茶一口气喝光连茶叶也不剩得出如上结论。
“那你还是肥死吧二肥。”王耀冷冷地说。
5.Alf突然迷上了写毛笔字
于是舍友王耀被迫成为了书法老师。
“每个中国字都有特定的结构,每一笔都要用心去写,慢慢的写。”王耀在一旁耐心教导,拿着毛笔在宣纸上写下几个简单的字作为示范。
“耀,我放弃了。”望着自己鬼画符般的字,Alf有些泄气,“不如你帮我写几个字让我寄回美国吧。”
王耀大笔一挥写下四个字:妈的智障
美国小伙儿如获至宝,第二天就将他寄回美国
6.校庆晚会表演话剧《罗密欧与朱丽叶》
罗密欧扮演者Alf,朱丽叶是王耀
王耀换上女装戏服开始背台词。
“耀,你穿女装真好看。”刚换好戏服的Alf从更衣间出来突然一脸认真的对他说。
下一秒Alf就切身体会到了中国武术的内涵所在。
7.演出非常成功,学校论坛上为此专门开了个帖子,里面都是当天剧照。
看着照片下方各种比如“哇有基情!我又相信爱情了!”的评论,Alf一脸懵逼
王耀若有所思
在林乙玲的好心科普下Alf仿佛打开新世界大门
耀,我喜欢你
8.王耀觉得Alf这人除了傻了点肥了点…其实也不错
像只金毛的哈士奇一样可爱
于是他们都弯了
9.我愿意去了解你的一切我也会尊重你的一切
无论是茶,中国书法,还有中国文化
愿意与hero回美国结婚嘛
愿意带上我的戒指成为我的妻子嘛,耀
10.2月14日情人节,Alf准备好了玫瑰与戒指,对王耀说出了一直想说的话。
“Do you want to marry me,Yao?”
“我愿意。”思考许久王耀给出了答案。
“不过第一次见面时欠我的饭卡钱也该还我了吧,这次得算利息。”


【耀燕】往事

很久之前的脑洞
垃圾文笔流水账系列
其实你可以看出课文的影子【啥?



一个不知道什么年代发生的故事了。
当年的王家还是京城大户,王家公子名为耀,出生当日圣上特意赐的名。
这王家公子天资聪颖,七岁便作得一手好诗,及成年后俊朗,是多少富家小姐的梦中情郎。
这一日正是阳光灿烂,春光明媚,文人雅士纷纷踏青出游。王家也来到郊外寺庙上香。
故事就这样发生了。
当王耀在庙后的桃花林中拾得一块手帕,上面绣着一只燕子。
手帕的主人寻来,不算是倾国倾城的脸,少女特有的纯真稚气。
王耀不禁看得出了神。
“我还以为先生您是个正人君子,没想到也是个好色之人。”一开口,意料之中的清脆悦耳的声音。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人皆有爱美之心,并非刻意唐突佳人。请问这方手帕可是姑娘所遗落在此?”王耀也才反应过来自己对着人家姑娘家看的时间也似乎太久了些,连忙将手帕交给对方。
“可敢问姑娘芳名?”
“抱歉,姑娘家的名字一般不随便告知外人。”
那姑娘正是日后的王夫人,闺名春燕,这次初遇也算是一场良缘。
春燕是王家的远房亲戚,这场来京城是投奔王家的。春燕当时虽年纪尚小,却也十分机灵乖巧,深得王家上下老小的欢心。因为先前有缘,进了王家后春燕便随着京城的惯例,唤比她年长的王耀为“耀哥儿”,一有空就粘着他请教琴棋书画之类的东西。两家门第也算相当,于是长辈们就默认了两人之间的来往。
过了几年之后两人便是顺理成章的定亲,再择吉日正式拜堂成亲。
然而意外也总是不期而至。
被牵扯到了朝中复杂的党派之争,王家老爷惹怒了龙颜。
先是官职被免,然后朝中大臣们纷纷落井下石,一时间每天呈上的奏折十张里九张是在弹劾王家。
“欲加之罪,何患无词。”王耀重重的拍了下桌子,将桌上春燕刚呈上来的茶水被打翻,弄湿了一堆书稿。
昔日繁华的王家如今也落得人人避之不及,荒草开始疯狂的生长,覆盖了门前的青石路。
经历一连串的打击和抄家之后王家算是彻底败了。京城上人们纷纷私下里议论着王家的种种变故。
身为旁观者,他们也只是在看一场人间世事无常的戏,你方唱罢他登场。
冬天的京城异常的寒冷,雪花成片成片飞落舞动在空中,不禁令人想到春日里随风飘舞的柳絮。
春燕病了,她没能等到春天桃花开放。
那天的王耀并没有流泪,众人私下里以为他对自己结发妻子无情无义。
再后来,王家的旧案被翻出,为了整顿朝廷党争风气,新皇下令彻查此事,为王家平反。
当初面对王家有难视而不见的京城名门望族,此时纷纷来趋炎附势,听说王耀妻子早逝至今还未续弦,便来登门提亲。
王耀一一婉言谢绝。
最后王耀辞去了京城一切官职,选择了隐居山林。山间种满了桃花树,春天到了便是漫无边际的花海。
旧日里在王家屋檐下搭窝的燕子也早已飞入了平民家中。
只留下了被荒草掩没的故宅,还有一棵枇杷树,那是春燕进王家那年栽下的,现今也早已亭亭如盖也。
往事空留后人叹惋。

开学前再毁一只叶修估计就要被收刀了

师傅的作业完成了!yeah!